浣杉夕

不是什么好东西,也完全不是写改跳的东西。
灵感来自[来起舞吧]
——
-来起舞吧-
火红裙摆勾勒出舞者的倩影,台下掌声片片,炫目的灯光下是洁白光滑的背影。
“不错,真不错。”
“这太棒了。”
她笑着。
看吧,只要去做还是能做到的。
停下旋转,她提起裙摆,任裙下的风景暴露而出。
“哦哦哦!真是不错!”
看吧。
“这太棒了!”
恶魔的耳语附在她的耳旁。
[来吧来吧,让你的身体跟着舞动吧]
[权当作献给天国的祭品]
[让死者的灵魂]
[合着这歌声一起]

扭动身躯,合着节拍。
“哎呀!”
她的鞋带松开,一个不小心就又摔倒。
“真是!我要教多少次你才能学会!”
“对不起……”她低下头,死死抓着被弄脏的白色裙摆。
“啧,对不起有用吗?”
仍由打骂声倾斜在自己的头上。
她的眼底一片阴暗。

河畔,她拾起石子,挥动右臂发泄般仍出。
“嘶……”她揉了揉发疼的右肩,暗骂一声,“可恶……”
石子落入河中,激起一个小涟漪。
如果就这样跳下去……
那一切就都结束了。
她看了一眼流动的河流,想要拾起被自己都丢在一旁的背包。
手指向下伸去,滴溜溜转了个方向。
她开始站在河畔跳舞,嘴里哼着不成调的歌谣,身体轻盈飞舞。
脚尖卷起草叶,她微微喘气,向着没人的地方提裙谢幕。
倏而,她清醒过来,慌慌张张地环顾一圈,确认没有任何人看见,慌忙拾起背包一步一拐地跑掉。
好像这是什么丢脸的事一样。

她喝着热饮,在路边的长椅上叹气。
抬起头,就能看见留着夕阳的天空。
“好美……”她喃喃出声。
“如果,我能在那里跳舞的话。”
她闭上眼。
“小妹妹,”睁开眼,眼角带着泪痣的女人站在她的面前,“真是不好意思,我听见你刚才的话了。”
“你想要跳舞是吗?”

[来吧]
[坠入这方为你准备的天堂吧]
[由着你的身体肆意起舞]
[让上帝也与你一起]
[来吧来吧,拍拍手]
[来到这里,和我们一起]
[不管怎样,你都不能回头]
[合着音乐,抬起脚尖]

华丽的衣裙。
偌大的舞台。
明亮而昏暗的灯光。
来吧。
来起舞吧。
就让我的身躯合着音乐的节拍,一口气冲向天堂。
这样一来,就算是你也能明白的。

[不能回去也无所谓]
[这里即是我的乐园]
[来吧,来到这里]
[让这空空的脑袋]
[填满不该存在于舞者身上的东西]

_(:з」∠)_线稿就改了差不多一个小时出啦还是这个鬼样子
心好塞

被人吐槽眼睛的一张
不其实放大看什么问题都没有的